孙文波

孙文波简介


孙文波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

1
撕开。不是撕开一张纸。是撕开一片椰林。
想象中的撕。我进入到它的内部,了解它。
这些左倾的树,右倾的树。这些球形果实。
改造我关于南方的认识。我说:隐藏自我。
意思是我愿意放弃一个故乡。寻找新故乡。
意思是,天涯其实就是心灵。如果认定了,
我也许可以成为坐在椰树下守着夜晚的人。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0/4/6 22:45:58 孙文波 阅读(5684) | 评论 (3)编辑


向南,远山之剪影,黛色中的灰雾,
旧国家的永恒图像——朱子的学府就在
近傍。半亩池塘激发出来的诗,嵌刻
在大石上——我坐的地方,凝望到的是新桥,
却有老的样式,弧拱从大到小,对称的美学
印入绿水——悠远的韵律——我听到的
音乐声从内心发出,是在唱晚——真正打动我的
却是冬日里仍然枝叶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0/3/30 23:35:13 孙文波 阅读(5658) | 评论 (4)编辑


在南方之一(为清平而作)


不是迁徒。不是——漫游的可能,
是在大地上寻找,植物的动物的喜悦。
当我在陌生的地方,譬如破败的小镇,
或者无名的山里,迎面而来的会是
什么(意外带来惊讶),放弃的方式;
隐逸、告别,就像候鸟给与人类的不是悲剧,
也不是喜剧,什么都不是,只是让自己自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0/3/29 22:14:42 孙文波 阅读(6872) | 评论 (12)编辑


一个地名来到我的大脑,带来的
是几座大山和几条河流,也带来一个人
——它们构成一幅图画,带有幻象性质。
我知道,我不能深入其中。我只是
现实中的人。我无法在幻象中成为幻象。
我必须说不,才能在遗忘中找到欣赏幻象之美
的距离——几千里算不算一种距离?
用另外的地名抺去这个地名,算不算一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09/10/30 19:55:40 孙文波 阅读(12898) | 评论 (2)编辑


谈论死亡是困难的。语言之谶
就像栅栏一样把我圈在活着的世界
——远远的,我眺望别人的死亡,
已经胆颤心惊——说什么呢?破碎的故事,
在缄默中不能还原,而想象又是绝对无力
——包括面对自己的亲人,包括
面对宏大的历史,我早已知道,什么
也说不清楚——我怎能说清楚呼吸停止后的他
的痛苦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09/10/30 19:54:00 孙文波 阅读(13003) | 评论 (2)编辑


语言的歧义,已使你成为风景,
开花的茶树,成片的牧草,飞驰的
汽车——面对它们我要说:这一切
中间仍然没有你——祖国,太辽阔。
我怎么知道,这是哪座山峦,哪片草原,
哪条道路。我只能做到的是在大脑里
建设一个反面的风景;剧院、中心广场、矿山
和儿童收留中心。我希望自己坐在离它们很近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09/10/30 19:52:35 孙文波 阅读(12936) | 评论 (3)编辑


天气酷热。如何能让语言清爽,
似一池碧水,或者就像清风一缕?
乱了心绪,一团火从头顶到脚趾。
要是你能够像潜伏的间谍,潜入
我的体内,会发现我的肝脾就像一座炼丹炉,
正在炼火红之丹。当然,也许不是,是在炼
一锅血水。好了,这样写,语言
的功用只能把热搞得更热。是!热中热。
我的眼前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09/7/26 17:00:21 孙文波 阅读(13555) | 评论 (7)编辑


春天。语言的性感。磁力。
话带来乱想之动静——山开始摇,
水开始沸。一道奇妙的景。告诉
你我,世界可以不真实。就像
悬挂在空中的云——说悬挂,这是夸张,
是修辞造假,是假打败真——不过,
这样也没有什么了不起。瞧瞧你的周围,
人是假人货是假货,不知携带着
多少不明身份的病——照样欢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09/7/26 16:59:51 孙文波 阅读(13283) | 评论 (3)编辑


一小时雨,没有淋湿土地半寸。
观察者找到了发表看法的话题:
狗日的,一朵云有逃跑的嫌疑,
在空中掸大地的花子。我要批斗它,
给它安上胆小鬼之名。这说明什么,
说明我不喜欢云?这是啥子逻辑?
我曾歌颂乌云,万里墨黑的天空像铅,
大有将一切压扁的气势;这是壮丽,
自然伟大的暴力。在我心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09/7/26 16:59:16 孙文波 阅读(13742) | 评论 (7)编辑


孙文波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